Anna握著一杯咖啡,坐在Coffee Shop的透明窗檯前,看著對面小學生放學的情景,那些媽媽們,大手牽小手的攜扶著孩子快快樂樂的走回家,這一幕幕溫馨的景象浮現眼簾,Anna不禁想起20年前童年時的往事……。 Anna本來是生長在一個非常幸福、富裕的家庭中,父母親都是高歷的知識份子,父親開設一家外貿公司,母親則是個盡職的家庭主婦,一家子沈浸在家的溫暖中。那種無憂的快樂,總是掛在每個人的微笑上。 有一天母親在廚房準備晚餐,正準備把剛剛油炸過後,所剩下的鍋底油給倒掉,一不小心滑了一跤,那整鍋滾燙的熱油,就直接從臉上淋了下去 …!那一刻哀嚎聲四起,那一次也造成母親永遠抹滅不了的「傷痕」!這個不幸事件,並沒有為母親帶來更多的關懷、與安慰,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冷漠、嘲笑、閃躲、與排斥。 Anna不許母親再到學校來看她,因為怕同學笑、怕母親會嚇到別人;更可恨的是,父親無法面對「破相」的母親,竟然有了外遇對象,另結新歡,不久就帶著這女人,遠赴國外,逃避眼前種種的壓力、困難、與責任,雖然只剩下Anna及母親,但母親到處辛苦工作,從不曾給Anna過苦日子,Anna走到哪總是吃好的、用好的,衣食無慮。 有一次Anna趕著去學校,卻忘了帶便當,著急的母親立刻將便當送到Anna班上。當同學們看到一個「滿臉傷痕」的婦人時都七嘴八舌的問: 「Anna這是不是妳媽媽啊?」Anna 馬上辯解說:她這麼醜怎麼會是我媽媽,她是我家的佣人。有位同學還接著說:「唉!找佣人也得找好看一點的,否則可會嚇到人喔!」 同學們就這麼妳一句我一句的,好不快樂。Anna的母親放下便當摀著臉、含著淚水快步跑出校門。就在此時,突然有位同學闖進來大聲喊著:「Anna妳家的佣人,剛剛衝出校門時,被貨車撞倒 」! 醫院寂靜的一角,Anna紅腫的雙眼、抽恤的身軀、顫抖的雙手不斷地撫摸著母親傷痕的臉頰、擁抱著母親冰冷的身體想到這裡Anna放下手中的咖啡杯,揉揉打濕的眼眶,手中捧著一大束純白的康乃馨走出Coffee Shop,獨自驅車前往母親的墓Anna低頭伏拜,在墓碑前久久不起,墓碑上鑲崁著母親「燙傷」的照片,旁邊篆刻著幾個斗大的字:「她不醜,她是我媽媽 」!

Advertisements